天龙八部私服

多少事、欲说还休

时间:2017-7-27 17:21:29   作者:   来源:名言佳句   阅读:543   评论:0
内容摘要:多少事、欲说还休[出自]: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 李清照(1084-1155?)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济南)人,以词著称,有较高的艺术造诣。父李格非为当时著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原文]: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多少事、欲说还休
 
 
[出自]: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
    李清照(1084-1155?)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济南)人,以词著称,有较高的艺术造诣。父李格非为当时著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
 
[原文]: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 
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注释]:
金猊(ni泥):狮形铜香炉。
红浪:红色被铺乱摊在床上,有如波浪。
宝奁(lian连):华贵的梳妆镜匣。
者:通这。
阳关:语出《阳关三叠》,是唐宋时的送别曲。
武陵人远:引用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武陵渔人误入桃花源,离开后再去便找不到路径了。
 
[译文]:
      狮子造型的铜炉里熏香已经冷透,红色的锦被乱堆床头,如同波浪一般,我也无心去收。早晨起来,懒洋洋不想梳头。任凭华贵的梳妆匣落满灰尘,任凭朝阳的日光照上帘钩。我生怕想起离别的痛苦,有多少话要向他倾诉,可刚要说又不忍开口。新近渐渐消瘦起来,不是因为喝多了酒,也不是因为秋天的影响。算了罢,算了罢,这次他必须要走,即使唱上一万遍《阳关》离别曲,也无法将他挽留。想到心上人就要远去,剩下我独守空楼了,只有那楼前的流水,应顾念着我,映照着我整天注目凝眸。就在凝眸远眺的时候,从今而后,又平添一段日日盼归的新愁。 
 
[说明]:
      这首词概作于词人婚后不久,赵明诚离家远游之际,写出了她对丈夫的深情思念。这首词虽用了两个典故,但总体上未脱清照“以 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的格调。层层深入地渲染了离愁别念,以“慵”点染,“瘦”形容,“念”深化,“痴”烘托,逐步写出不断加深的离愁别苦,感人至深。一般写离情,总是着重写别时如何难舍难分,此词则截取别前别后的两个横断面。别前词人神情慵怠,懒于梳妆,表达了害怕离别的心态。中间进行大幅度跳跃,过渡到别后。此时丈夫赵明诚远去,词人被重重烟雾所封锁,天天倚楼凝望楼前流水,觉得流水也对她的离别表示同情和怜悯。

标签:多少 
相关文章
图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