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神话传说
当前位置:首页 > 神话传说

历史谜题:刘伯承元帅二女儿被害之谜

时间:2018/3/25 6:54:31   作者:   来源:上古   阅读:733   评论:0
内容摘要:中央托儿所成立后,迎来了第一批小主人。他们是:罗小金(李铁映)、毛娇娇(李敏)、贾丽丽、谢定定、王苏云、傅维芳、小胖……一共7个孩子。 中央托儿所迅速扩大,孩子从7个一下猛增到十几个。大批在前线与日军作战的抗日将领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延安来,以免除后顾之忧。这一时期,刘伯承司令员的儿...

 中央托儿所成立后,迎来了第一批小主人。他们是:罗小金(李铁映)、毛娇娇(李敏)、贾丽丽、谢定定、王苏云、傅维芳、小胖……一共7个孩子。

    中央托儿所迅速扩大,孩子从7个一下猛增到十几个。大批在前线与日军作战的抗日将领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延安来,以免除后顾之忧。这一时期,刘伯承司令员的儿子刘太行,左权副总参谋长的女儿左太北,邓小平政委的女儿邓林,任弼时的女儿任远征,黄镇的女儿黄文、黄浩,以及后来的杨勇司令员的儿子杨小平,白坚同志的儿子白克明等等都相继来到这个托儿所。

 

后来,为了感谢美国友人对延安孩子们的热情捐助,中央有关部门决定:将中央托儿所更名为洛杉矶托儿所。

    战争环境艰苦而漫长,但洛杉矶托儿所成百上千个孩子都活了下来,惟独华北死了。

    华北是刘伯承司令员的二女儿,太行的妹妹。华北死时,只有6岁。

    华北长得很可爱,胖乎乎的小圆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一笑起来像个瓷娃娃。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并没有遵守他与共产党达成的协议,共同建设一个新中国,而是虎视眈眈,准备打内战,妄想在短时期内把中国共产党消灭掉,大量的特务以各种身份潜入了解放军。

    洛杉矶托儿所有不少中央首长和前方指挥作战的首长的孩子,也有不少烈士遗孤,所以洛杉矶托儿所也就成了特务们活动和注意的目标。那一段时间,托儿所工作人员经常发现在托儿所周围的山城上有行迹可疑的陌生人活动。

    一次,托儿所的工作人员杨桂华和新分来的保育员小严值夜班。当晚12时左右,杨桂华提着马灯到每个窑洞去查房,小严则倚在窑洞外的木栅栏上观察周围动静,防止有坏人。也真凑巧,小严一抬头,发现孩子们住的窑洞顶上有两个人影在晃动,头上扎着白毛巾,同时她还听到山坡下围墙外也有响动。小严大喊一声:“抓坏人!”窑洞中的杨桂华赶紧冲了出来,问道:“怎么回事?”听到喊声,庄稼地里哗啦哗啦响动了一阵,好像有人跑了,洞顶上那两个人也不见了。

    大家在托儿所周围的山坡上、庄稼地里搜寻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情况,只好回到了托儿所。从此,托儿所的值班和警卫工作更加严格,所长丑子冈每天重申要提高警惕,并在夜班里重新搭配值班人员,做到一老一新两个保育员一起值班,有了情况以便处理。

    8月18日是个星期六。晚上,丑子冈照例提着马灯,一个窑洞一个窑洞地查房,这已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一直折腾到半夜11时左右,才提起马灯离开了窑洞。临走时,丑子冈又对两个值夜班的保育员叮嘱了半天,直到两个保育员说:“丑所长,你回去睡觉吧,这里你放心,没事儿。”丑子冈这才提着马灯回到了自己睡觉办公用的窑洞。

    夜,越来越静,托儿所的周围死一般宁静,两个女保育员四处巡查了一圈,没有什么动静,便站在院子里说话,也许是发觉太冷了,老保育员对另外一个年轻的保育员说:“我去烧点开水就来。”

    老保育员走后没多久,年轻的保育员肚子突然越来越疼,疼得她蹲到了地上,双手按到肚子上。她想喊老保育员,可又怕惊醒了孩子们,也许今天晚上不会出什么事吧?周围这么安静,又是后半夜了,我去找几片止痛药就来。年轻的保育员想。她实在疼得忍受不了。

    吃了几片药,年轻的保育员感觉好了点,便和老保育员一起回到院子里,两人又沿着托儿所的院子里巡查。大地仍然漆黑一片,周围仍然是死一般宁静,没有任何动静。她们又到孩子们睡的窑洞前查看,孩子们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值班的阿姨吹响了起床的哨子,孩子们一个个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蹬裤子。

    不知为什么华北今天没有起床,照看华北的阿姨感到奇怪,她忍不住叫道:“华北,华北,该起床了。”没有任何动静。阿姨慌了,忙走到华北的床头。华北用被子蒙着头,一动也不动。阿姨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啊!眼前的景象将她惊呆了:华北浑身是血地躺在那里,身体早已僵硬,小腹部被人用刀子剜去了一块,鲜血溅满了雪白的被褥。“丑所长——”女保育员半晌才尖叫一声,向窑洞外冲去。

    照看华北的保育员哭起来,埋怨自己没有照看好小华北。

    昨晚值班的两个保育员也伤心至极,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几十分钟的疏忽,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托儿所的工作人员都难过地流着眼泪。

    丑子冈强压下心中巨大的悲哀,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一字一句地下达着命令:“保护现场,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其他同志各回各的岗位,照看好孩子,不能有丝毫疏忽,不许再发生任何问题。”

    大家散去了,丑子冈带着深深的内疚与难过:这件事情本不应该发生,华北本可以不死的,该怎么对刘伯承司令员讲啊?丑子冈立即将这事件报告了卫生部长傅连?及保卫部门。

    刘伯承、汪荣华赶到托儿所时,丑子冈将他们迎到了办公室,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带他们来到了华北住的窑洞。

    刘伯承轻轻揭开了盖在女儿身上的白布单,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小脸蛋,不同的是,与以往相比,这张小脸蛋,苍白得像张纸。

    汪荣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赶到女儿尸体前的,她只感觉到自己像根墙头草,头重脚轻没有根基。

    夫妻二人默默无语地走出窑洞,在所长办公室中,刘伯承强忍住悲痛,劝慰正在哭泣的保育员们:“请大家不要太难过了。敌人以为暗杀我刘伯承的女儿,我就会对他们手软,这是痴心妄想!”

    丑子冈及托儿所全体工作人员站在大门口默默地送走了刘伯承司令员及爱人汪荣华。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家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洛杉矶托儿所的全体工作人员都受到了审查,上级保卫部门来人查看了现场。案子一直没有破,同华北一个窑洞住的孩子说:“夜间有一个叔叔,头上包了布,拿着手电来到华北床前,华北说,叔叔我认识你,那个叔叔说,你不要吵闹,我给你饼干吃。后来就不知道了。”


标签:历史 元帅 二女儿 女儿 被害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免责声明 · 隐私政策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www.8jianz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00007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