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私服

慈禧太后第一次招幸洋情人

时间:2017/8/16 12:25:30   作者:   来源:   阅读:67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文标题:颐和园夜曲:慈禧太后第一次招幸洋情人  1904年8月8日,立秋,我在八大处的碧默岩暂住。收到李莲英的短笺:“恭奉慈旨:着巴恪思今晚来园,有要事。钦此。”李还写道:“最好乘爬山虎(一种山地肩舆)而入,以避人耳目:轿子留在颐和园门外一里左右。有人等候。太后将专赐250两银子与汝仆役。机密。”我自觉如同柯尼斯马...
原文标题:颐和园夜曲:慈禧太后第一次招幸洋情人  1904年8月8日,立秋,我在八大处的碧默岩暂住。收到李莲英的短笺:“恭奉慈旨:着巴恪思今晚来园,有要事。钦此。”李还写道:“最好乘爬山虎(一种山地肩舆)而入,以避人耳目:轿子留在颐和园门外一里左右。有人等候。太后将专赐250两银子与汝仆役。机密。”我自觉如同柯尼斯马克,接到索菲亚·多萝西娅命令,在海恩豪森王家花园(Herrenhausen)相会,或者如波坦金;菲利浦·克里斯托夫·冯·柯尼斯马克(Philip Christoph von Knigsmark,1665-1694),瑞典男爵,英国国王乔治一世(King George I)之妻索菲亚·多萝西娅(Sophia Dorothea)的情人。后来事败,男爵为国王所杀。国王与多萝西娅离婚,并将后者监禁终生。格利高里·波坦金(Grigori Potemkin,1739—1791),俄国贵族,叶卡捷琳娜女皇(Catherine the Great)的长期情人。只不过(与后者相比)我是去她的住所,而她是去他的陶拉德宫与最爱的人相会。何谓“要事”?我自问:太后性欲泛滥,我能否使她满意?唉!我并不自信,不知我能否适时使她达到所需的高潮,满足其无尽的欲望。如果我不排斥异性恋,她定不会令我失望。我32岁,她69岁。她如何看待我?如果我像彼埃尔·博努瓦(Pierre Banoist)的著名小说《大西岛》(L’Atlantide)中的莫朗日上尉(le Capitaine Morhange)一样,无法满足我的昂蒂内阿(Antinea),她会不会命令圣亚威(Saint Avit)杀死我呢?  我的仆役自然高兴,推荐一种强效的马前子一种混合型的草本药物,据说能缓解关节炎、治愈习武者的骨伤。 ;但是我乐意求教于李莲英。他能提供一些春药,带来足够的刺激,以防我面对老佛爷时,“武器虚弱,无力冲击”维吉尔(Virgil)《埃涅伊德》(Aeneid),像普里阿摩斯(Priams)宝剑摇晃,特洛伊陷落时为皮拉斯(Pyrrhus)所杀。  上午大雨,稍后转晴。乡村路上满是积水,我们艰难前行,顺着通向万寿寺的御道走了八九英里。与两个太监会合后,需继续步行。他们告诉我的轿夫,明晨在此处等候。每人得太后洪恩,赏五十两银子。我着夏布长衫,仅携一小包盥洗用品。太监说,晚饭之后,老佛爷想带我乘船稍游昆明湖。我们进入大门,行经仁寿殿(其名得自孔子之“仁者寿”),欲向太后请安。众人瞩目之中,我颇觉不自然。当然,太监和宫女们知道我夜访的目的:事实上,我听到一个非常美丽的满族女子说:“这就是洋荣禄吧。”李莲英出来见我,满脸堆笑,听得此句嘲弄,变了脸色:“大胆奴才!如果这位外国侯爷(我是否提及,太后已经赐我世袭二等爵,并追封我的祖宗三代为贵族?)把你的混账话告诉老佛爷,今晚就把你乱鞭打死。以后少说话。”可怜的女孩立刻跪下求情:自然,我没有告诉老佛爷。种种话题之中,她与荣禄的关系最容易激起她的愤怒,我当然无意惹事。  我问李,应该用何种春药:他说宫中为此重要事件准备充足。他笑道:“我们的媚药能让你挺立如《聊斋》故事里的人物儿:服下药后,鼎足而三,他的家伙伸长如第三条腿,人如三角桌!字面上的意思是“三足鼎”,这是古代的一种炊具。”  我们走向一间小屋,与太后寝宫相邻。关于“操作方法”,李莲英提供了一些宝贵的建议。“老佛爷会要求你亲密接触,你必须全身芳香。她从未见过出身高贵的欧洲人一丝不挂,会要你近前,前后观察。(她以为骑士和小丑在皮囊之下会有所不同?)按规矩,你必须始终采取跪姿,我已为你准备了厚软的垫子。”  “抱歉,大人,我认为跪姿会妨碍我自由动作:即使吃了您给的药,也难以达到性欲高潮;我怕老佛爷会怪罪于我。”  李说:“这是自然。太后绝不会喜欢软弱无能的家伙,你必须因势利导。为了获得渴望的高潮,老佛爷自然会允你动作,解决困难。”  是时,李已经带我进入临时住处。一位相当年轻的、来自河间府的太监,名唤连荣,上前迎接我们。他带来一件全新的无衬里缎袍夹衫,以替换我的夏布衫儿。大雨之后,我的衣服明显单薄,无法抵御湖上风寒。  李说:“我去报告老佛爷你已经到了。若你喜欢,她已经为你准备了露天晚膳。”他旋即返回:“跟我来:她现在想先见见你。”  于是我们进入寝宫旁边的一间会客室;她正与一位贵妇对弈,笑容优雅:“你总是很准时。好好吃饭吧。等我吸上一两口烟,就带你到湖上一游。我无须嘱你‘随意’了:这里始终欢迎你。”她告诉旁边的贵妇,我就是那个她完全信任的“外国侯爵”,随后我跪安,出了屋子。李莲英随即与我共进晚餐。饮食精致,数量也适中,比起他们在城里的赐宴,合理得多。  席间,李与我谈及性事:他说,老佛爷喜欢和她“对面之人”摩擦身体(信任有经验者)维吉尔(Virgil)《埃涅伊德》(Aeneid)283:她会用其那里蹭你的。[也就是说,慈禧是一个“女同性恋”在此语境下,其意似乎是喜欢女同性恋行为、喜欢在物体上摩擦阴户和阴蒂的人。,爱斯奎斯夫人——现在的牛津贵妇、伯恩哈特夫人、英国演员伯纳德·比尔夫人(Bernard Beere)、马里恩·特里小姐(Marion Terry)、芭蕾舞女演员及爱斯奎斯夫人的同性恋密友马尔德·爱伦小姐(Maude Allen)亦是。她和其他这些女士一样,能够真正地(具体而微地)完全勃起(我想不到比这个词更好的表达)。]  对于这每一个人,我无意讥评;然而,当我知道清朝朝廷的大人物们,从老佛爷以降,既喜欢前面,也喜欢后面,这确实令我高兴。奧克塔夫·米尔博(Octave Mirbeau)[因为电影《没规矩的90年代》(naughty nineties),我对他略有了解)在其《女仆日记》(Le Journal d’une femme de chambre,原文也许有误]中写到,这位年轻女士的一个女主人在她开始干事时说:“我要各个隐秘处绝对干净。”李莲英让我想到了这个朴实的女士。他反复地说着,我听了有些恶心:“老佛爷是最特殊的,你一定要全身芳香,尤其是后部,最重要的是臀部。我已经为你准备了外国来的沉香木香,你的地方要用缅甸香。老佛爷酷爱(如果我记忆无误的话)罗杰和盖丽(Roger et Gallet)的紫罗兰香,但是‘对面之人’使用沉香木香会让她激情高涨。”确乎如此。太后的新鲜紫罗兰香芬芳袭人。我居然想起不朽的莎拉。曾经有一个短短的时期,我有幸成为她的密友之一(或者说,她永远地抛弃了我,像是秋天里的扇子)。彼时是1893年,伯恩哈特夫人刚在文艺复兴剧院进行了首演,在她非凡地演绎费德尔之前,作为“开幕”内容,萨赛大叔在舞台上进行了严肃的致辞。  我问李何时服药。他说:“你游湖归来之后,老佛爷会小憩片刻,照例吸上一会晚烟。如果你慢慢服药——其滋味相当宜人——会发现下肢渐入舒适的‘凉爽’之境(此语出自路易十六。他1790年首次见到新样式的断头台,提出一些改进意见,认为断头应该全无痛苦而只有‘一丝凉爽’。未料其后某日,他竟亲身‘尝试’),约一个时辰之后,始得亢奋。你——这些乃是我的经验之谈。然而,唉!我没有激情所需的器物,只有‘劲儿’性欲中心是我的肛门。,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会感觉宜然。尤其是,此药顺老祖宗的心思,使高潮延后,增加了快感。今夜你需要不断服药,因为老佛爷定会命你整晚服侍。明晨她必须上朝,在军机处晨会,还有一两个地方大员进京拜见。会后,她要休息半天;但是,在你下午离开之前,你要准备一个‘灿烂的结尾’”。  “我向大人保证,出身高贵的欧洲人的个人清洁比起满人绝不逊色;因为饮食或皮肤功能之故,白种人可能有特殊体味;但是我自信,有幸独享此誉,成为老佛爷临时的‘爱人’,定会不辱使命;自然,我的‘能力不强’,当不起‘丘比特’之名。恐怕连续行事,能力不济。”  李说:“这话说远啦,但是我必须提到一事:在此季节,你是否流汗较多?我有此问,因为老佛爷不能忍受汗味。你必须竭尽全力,不得稍有‘气息’。”  我说:“大人此语,正得我心。但是秋日湿潮,我只能尽力、‘严格’遵守您的指示。”  “还有一事:勿为年轻太监所迷。我了解你的异癖,如果你和他放纵于性事,你就会像悦耳的钟走调刺耳,在老佛爷的凤床上表现失准。她会怪罪于我。” class=’page’>上一页1

标签:慈禧 太后 第一 第一次 一次 

图库精选